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张居正为什么终生都不重用海瑞?

张居正为什么终生都不重用海瑞?

由网友 夕阳晚霞 提供的答案:

张居正是明朝最重要的政治家。海瑞是明朝最著名的清官。张居正死于1582年。海瑞死于1587年。他们是同时代的人。

万历初年,张居正任内阁首辅,开始实行变革。当时辞官在家的海瑞希望张居正能重用他,但张居正虽然同情海瑞,却一直没有重用他。许多官员建议张居正重用海瑞,张居正回答说:

"海瑞禀忠亮之心,抱骨鲠之节,天下信之。然夷考其政,多未通方。只宜坐镇雅俗,不当重烦民事。"

这段话的意思很清楚,就是海瑞很正直,但就是在政治上缺乏通达。只可做榜样,不适宜当官。这基本上说明了张居正不重用海瑞的原因。

海瑞为官清正刚直,一丝不茍。他不畏权贵,惩治贪官,一心为民。他最著名的事件,是给嘉靖皇帝的上疏,直接指责皇帝的错误。因此名震天下。但也正因为他清正刚直,他的官一直当的不顺当。贪官污吏怕他恨他,一般同僚也对他敬而远之。

张居正是个成熟的政治家,而改革是一件复杂的工作,即需要坚持原则,又需要灵活机动,因势利导。而海瑞的性格和作风,是不善于变通的。所以张居正也对海瑞敬而远之,始终没有重用他。

直到张居正死后,万历皇帝才重新起用海瑞,也只是让他在南京做一些职位很高但没有实权的闲职。海瑞死后,家徒四壁,十分贫寒。但百姓都为之哭泣,沿江百里为其灵榇送行。

欢迎点评。

由网友 野史共享 提供的答案:

海瑞,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牛的人物……不要把他看成一个普普通通的所谓“清官”,实际上他是16世纪中国最有能力的官僚。他在行政上的才华,在整个明朝200多年,都可以认为是前几个,甚至可能就是最牛的,远超过被认为很厉害的张居正。张居正根本就不相信自己可能驾驭得住海瑞,怎么敢重用他?

由网友 会飞的猪4011 提供的答案:

好人不一定是好官

  中国的老百姓,几乎没有人不知道海瑞抬着棺材给嘉靖皇帝上书的事。当世之时,海瑞已名满天下、誉满士林。嘉靖皇帝死了以后,首辅徐阶把海瑞从监狱里放了出来,徐阶重用海瑞到江南,当了应天府的巡抚,管南京周围最富的几个州府。海瑞在那儿搞了两年,把大户人家都吓跑了,结果当地的赋税减了三分之二。海瑞是一个非常理想化的人物,而他对行政管理的确缺乏经验。穷人和富人打官司,不管谁有理,肯定是富人输。工作搞不上去,海瑞气得骂“满天下都是妇人”,愤而辞职。

张居正当了首辅之后,就是不用海瑞。为什么呢?他觉得海瑞是一个很好的人,做人没有话说,道德、自律都很好。但好人不一定是好官。好官的标准是上让朝廷放心,下让苍生有福。海瑞做官有原则,但没器量;有操守,但缺乏灵活;有政德,但无政绩。这一点,张居正看得很清楚。张居正不用他,还有一层原因:海瑞清名很高,如果起用,就得给他很高的职位,比他过去的职位还高,这才叫重用;如果比过去的职位低,那就证明张居正不尊重人才。话又说回来,如果你给他更高的职位,他依然坚持他的那一套搞法,岂不又要贻误一方?张居正想来想去,最后决定不用海瑞

由网友 徐大乎 提供的答案:

张居正为什么不重用海瑞?张居正秉政期间为推行“一鞭法”改革和清丈土地时曾短暂委任过海瑞官职,但哪不是重用,而是利用。海瑞这样一个耿直、狷介,廉洁奉公,严以律己的好官为何不为张居正重用呢?

第一,执政理念不同。海瑞饱读诗书,儒家思想和圣贤教诲既是其信仰也是行动准则,骂皇帝、告同僚,不避利害、为民请命就是其思想的真实表现。而张居正虽是科甲出身,但其理念和行为是完全继承了浙东学派经世致用传统的官僚。

第二,看待问题的标准不同。张居正作为首辅,在要处理国政和人际关系时必须务实包容、兼收并蓄,必须容人、容错。而熟读经书的饱学之士,有儒家风范、堂堂正正的君子海瑞,评判事物的标准是礼和善恶,而不是利害和效果。为什么古代读书人就能当法官判案?原因就是因为学过礼,懂善恶。

人人都有做海瑞的资质和自由,但历史上只有一个海瑞。除了要严格要求自己,具有自我牺牲精神外,应该还有一个重要因素“环境”。海瑞的际遇就是明证。

由网友 日推君 提供的答案:

张居正为何终生不用海瑞?

我们先来说一下海瑞这个人吧,他当官时政绩总的来说有以下四点:

1.减赋税。为官期间,他努力减少人民的赋税负担,安抚穷困的百姓,他重新分划土地,让贪官污吏退田还民。

2.为政清。他为官清廉,一生清贫,大公无私,一切为了人民,将国家与人民放在首位。

3.敢进谏。他藐视权贵,从不献媚逢迎,直言敢谏,曾买好棺材,告别妻子冒死上书,遭迫害入狱。

4.惩贪吏。他惩治贪官,打击豪强,疏浚河道,修建水利工程,有海青天之誉,禁止循私受贿,为人正直,不畏强权。

但是,就拿他在杭州当知府期间来说,所有的官司不管青红皂白失败的总是富人。还规定在他管辖的地方禁止坐轿,最高级别也只能骑驴。搞的全城的富人逃跑了大半,一片萧条的景象。

而至于张居正

人们对他的评价褒贬不一,换句话说就是亦正亦邪。他对人性的揣摩极其透彻,可以准确把握住每个人的性格特点,加以利用。而他的用人之道就是,偏重循例,对清流用得少,换句话说,就是他看人重能力不重学历,在张居正看来,清官虽不会坏事,但也做不成大事。

而万历年间最出名的清官是谁呢?当然非海瑞海青天无疑!所以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张居正一直都不用海瑞了。

由网友 馋嘴肥猫铲史官 提供的答案:

说起来确实是令人辛酸。

在张居正执政期间,始终不重用海瑞。那么,是张居正和海瑞之间有什么个人恩怨吗?当然不是,实际上,张居正非常认可海瑞的办事能力,非常敬重海瑞的清廉品行,也非常赞佩海瑞的弥天大勇和务实精神。

那是海瑞对张居正很不满意吗?也不是。海瑞对张居正也相当敬重和佩服的。我们知道,当张居正死后,万历皇帝开始对张居正进行反攻倒算,秋后算帐,满朝文武纷纷对张居正落井下石,群起而攻之。而只有海瑞对张居正做了个评价――“工于谋国、拙于谋身”。

海瑞是在批评张居正吗?不是,海瑞是在为张居正鸣不平,他是讽刺朝廷上这群大嘴咧咧的喷子们只会“谋身”,而无一人“谋国”。海瑞是当时唯一一个敢于站出来为张居正说话的人。

“谋身”与“谋国”,何取何舍?是张居正做为一个国家航向的掌舵者时必须要面对的艰难选择。当时的大明王朝可以说是千疮百孔,危如累卵,北方的蒙古人屡屡入侵,甚至杀到京城脚下,而明朝军备废弛,防御薄弱,几无一战之力;东南沿海倭寇横行,大肆掳掠,民众苦不堪言;朝廷则国库突虚,无可支之饷,无可供之粮;地方上朱家皇族人数爆涨,国家大部收入都用于供养这帮废材和寄生虫,但他们犹然贪心不足,与当地豪强、地主和士绅们勾结在一起,大量兼并土地,坑害百姓,动摇国本。大明王朝已经到了风雨飘摇的危险境地,再不改革体制,国家将无可挽回地坠入深渊。

要改革,就肯定会伤害某一部分人的利益。而张居正面对的敌人有很多:朱家皇族、守旧顽固大臣、地方豪强、士族……。张居正想要维护中央王朝,就必须要得罪这些人,而这些人的势力是相当强大的。

以张居正的地位、政治智慧和能力,如果他想“谋身”,那太简单了,完全可以混得盆满钵圆,在官场上如鱼得水,左右逢源,子孙后世也过上富足优裕的生活,这一点无须有任何怀疑。但要“谋国”,挽救大明江山,扶起即将倾覆的大厦,张居正就不可能与那帮即得利益者们沆瀣一气。

体制要改革,阻力巨大,想要克服面临的困难,就必须要利用各方的矛盾,分化敌对力量。怎样用人,就是个关键。

咱们再看看大明王朝的官场,大家说,是清官多还是贪官多。有点历史知识的朋友们可以检点一下,从朱元璋洪武建国以来,直到嘉靖、隆庆、万历时期,你能数出几个人品高尚的官员来?一个手掌够不够?

清官好官的数量,恐怕连一个手掌都排不满。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明朝官员的薪俸制度就是鼓励你去搞贪腐的,如果你清廉,活下来都难,早早就饿死你全家了。就是为了最基本的生存,也必须想方设法地去搂钱。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你只要伸出去一次,就再难控制住自己了。这也是朱元璋剥皮实草灭族也控制不住贪腐的真正原因。

即然清官如凤毛麟角,贪官如恒河之沙,那么张居正想办成事情,他是去依靠那几个凤毛麟角,还是依靠那一大群恒河之沙?答案自然是不言而谕的。

问题来了。如果你想依赖这群恒河之沙,你自己成为凤毛麟角行不行?肯定不行,你若融入不到这滩沙子中,那样就啥也干不成。

不仅你要融入到沙中,甚至你还不能重用那些凤毛麟角,因为你所重用的人,他的言行举止将代表你的政治态度和政策风向。

海瑞的政策执行力强这没有问题,但他清廉、正直、品行端正,出淤泥而不染,做事有原则和底线,如果张居正重用海瑞,官场上会怎样看待他的执政原则?敌对势力将会凝聚成团,给政策的改革带来巨大的阻力。

这就是大明王朝的悲哀,即使有清官,有好官也不能被重用,不能被容纳。不是不能用,实是不敢用啊!

没有办法,海瑞这样高洁而有能力的人不能用,戚继光这种骨子里端正的人也必须自污,以适应这个污秽的大明官场,连张居正自己也不得不做出一付腐朽的模样。做为古代的知识分子,谁不珍惜自己的名誉,谁不想在千秋史册中留下一个清名,但面对时势,为了大明,张居正不得不抛弃“谋身”,以这种自污的方式去“谋国”。

说句不客气的话,如果没有张居正,明朝早在万历年间就应该嗝屁了。但直到今天,网络上不也仍然有大量的声音认为是张居正毁掉了明朝吗?

无耻至极!

由网友 农民工老杨歪说历史 提供的答案:

提问者提出的这个问题,早在张居正还没有出任首辅之时,明穆宗(隆庆帝)朱载垕就已经给出了答案。嘉靖四十五年,海瑞因一篇《治安疏》名动天下,成了死谏的诤臣典范!同年,明世宗(嘉靖帝)朱厚熜驾崩,明穆宗在即位尚未正式改元之时,便以“先帝遗诏”为由赦免了海瑞,将其放出了诏狱。经过短暂过渡之后,海瑞于隆庆三年被明穆宗外放应天巡抚,这是海瑞唯一一次出任独当一面的职务,下面我们就来看看海瑞在南直隶的表现。

海瑞出任应天巡抚时,明穆宗正在试点新政,实际上后来张居正搞的“一条鞭法”那些,隆庆年间便已经开始小规模试点了,恰巧南直隶地区正是试点区域。海瑞与所谓清流最大的区别就是清流只会练嘴、根本不干实事,而海瑞是愿意做事而且是做实事的!初抵南直隶之后,海瑞便开始铁腕推行新政,谁的面子也不给,甚至连退休“宰相”徐阶也未能幸免……

众所周知,改革就是一场温和式“革命”,它无可避免会损害但许多既得利益者的切身利益。为了改革能够平稳、顺利进行,适当的变通甚至妥协是必须的,否则改革很可能会胎死腹中。中国古代历朝历代成功的改革无不充斥着变通、妥协,可海瑞缺少的恰恰就是变通、妥协,他一旦认定的东西,撞了南墙也不回头,大有将南墙撞穿之势!海瑞在南直隶这么一搞,南直隶地区的贵族、官僚、富户人人自危,不仅处处与海瑞软硬相抗,而且这些人还联络在京的后台、亲属、友人向明穆宗上书施压、弹劾海瑞。最终,明穆宗为了避免新政试点胎死腹中,只得将海瑞调任闲职了事。

此后,海瑞虽然官职不断升迁,却再没有掌握过权柄,直到去世一直都在闲职上打转转。明穆宗已经给出了答案,海瑞名气可用,是明王朝官场的一股清泉、是象征清风正气的一块神主,但是他干不来独当一面的行政性事务,更加做不了需要变通、妥协的事情。张居正担任首辅的十年,正是明王朝推行“万历新政”的十年、是讲隆庆朝试点全面推广的十年,隆庆年间的试点海瑞尚且无法完成,更别说是全面推行“万历新政”了。

张居正的用人法则

张居正是实用主义者、是实干家,他的用人法则非常明确,那就是重循吏而远清流——你可以道德人品低下、甚至可以适当贪污纳贿,但只要你确实有能力,可以帮我张居正推行“万历新政”,我照用不误,只要你别太过分,处于可控范围之内即可。反之,即便你是道德典范、清廉如水,光练嘴、不干实事,我张居正就是不用!

这也是为什么张居正前脚刚死,他早年重用的一些人就迅速倒戈的原因之一。但是,不得不说张居正的用人法则还是有可取之处的,他在最大程度上确保了政策执行者的高效率,同时也在最大程度上减小了改革的阻力,这才使得“万历新政”得以顺利推行。试想,如果张居正重用海瑞那样的人,且不说是否能够顺利推行“万历新政”,首先自己内部就会反对之声不断,张居正自己都可能被搞得焦头烂额,就更别说是大规模推行“万历新政”了。要知道,海瑞可是连皇帝明世宗都敢骂得狗血淋头、体无完肤的主儿!张居正在他眼里又算什么?

张居正对海瑞的态度

张居正的用人法则注定了他和海瑞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张居正对海瑞的行为一直持不同意见,对于海瑞这个人本身也不是很喜欢。也可以理解,哪个上司喜欢不听话、经常顶撞上司的下属?就算没有“万历新政”,恐怕张居正也不太可能重用海瑞。

自隆庆三年末、四年初海瑞辞官归里之后,海瑞一直处于赋闲状态。迫于朝野压力,张居正也曾象征性地考察过赋闲在家的海瑞,但是始终没有重新启用他。对于海瑞,张居正的态度还是相当明确的,海瑞是明王朝官场的一股清算、是象征清风正气的一块神主,必须“供”起来,不能打压!但是,张居正也不想用海瑞,倒不如让他继续赋闲,免得将来发生正面冲突,自己打压了不好、不打压也不好,让自己陷入两难境地……就这样,海瑞一直赋闲在家,直到张居正去世也没能重返朝堂。

海瑞在万历年间的处境

万历十年,张居正去世之后不久,明神宗(万历帝)朱翊钧便展开了对张居正的政治总清算,不少张居正曾经重用的大臣纷纷倒戈,但是赋闲在家的海瑞并没有落井下石,依然保持了对张居正起码的尊重。因为海瑞一直被张居正弃用、又是天下闻名的诤臣典范,反倒是成了明神宗清算张居正、聚拢人心和彰显帝王胸怀的一把利器。

不久以后,年迈的海瑞被明神宗重新启用。但是,细心者想必都会发现,明神宗给海瑞的官职全部冠以了南京二字。明朝的南京六部和都察院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众所周知,说白了就是失势官员的“养老院”!明神宗对海瑞作出这样的安排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他根本没打算真的重用海瑞,只是看中海瑞的名气而已。

但海瑞这个人并不是尸位素餐、混吃等死之人,他内心一直是想有所作为的。上任南京之后,海瑞便不断上书要求明神宗重典治贪,甚至提出恢复明初“剥皮实草”的酷刑。彼时的明王朝早已贪腐横行,官员一见海瑞如此,纷纷上书弹劾海瑞。明神宗倒是非常淡定,他本就没打算真的重用海瑞,有人弹劾海瑞,明神宗自然也没当回事,基本上都是一笑了之……海瑞见自己的主张得不到明神宗的采纳,索性又像隆庆年间那样递上了辞呈。可明神宗要的就是他的名气可用,哪里允许他辞官归里。最后,海瑞无所事事还不得不就在南京都察院右都御史任上。万历十五年,海瑞死于南京任上,享年虚七十四岁,死后追赠太子太保,谥“忠介”,也算是明神宗对海瑞的一生盖棺定论了。

综上所述,并不是张居正不重要海瑞,而是海瑞的性格缺乏变通、不懂得妥协,根本不适合从事改革相关的工作。隆庆三年短暂出任应天巡抚之事实际上已经让海瑞性格的弊端暴露无遗,作为知县缺乏变通、不懂得妥协,循规蹈矩、一切按章程办事并没什么大问题,充其量就是办事死板而已。但作为独当一面的行政大员,这就成了缺陷,而且是致命的缺陷!实际上,隆庆三年,海瑞在政治上就已经被判“死刑”了。后来张居正不重用海瑞也就没什么可奇怪的了,甚至包括明神宗,他也没有打算真的重用海瑞,不过就是利用了海瑞的诤臣之名而已……

由网友 看经典品百味人生 提供的答案:

张居正,万历时期的内阁首辅,执政十年,开创了明朝最成功的改革,延长了大明王朝的国祚;海瑞,明朝著名的清官,经历了正德、嘉靖、隆庆、万历四朝,有“海青天”的美誉。让人奇怪的是,两人都是为国为民,为什么张居正一生不重用海瑞?

1.海瑞的性格和处事方式过于刚猛,张居正不敢用

隆庆皇帝即位后,因《治安疏》而下狱的海瑞被释放了。出狱之后,海瑞被首辅徐阶提携做了大理寺右丞,不久,海瑞就上了一封弹劾次辅高拱的奏疏。当时朝堂之中徐阶和高拱的对峙已经势如水火,在这个关键时刻,道德模范海瑞的一道炮轰,正式拉开了徐阶党对高拱的总攻,结果导致高拱致仕。

隆庆三年,徐阶已经致仕,隆庆皇帝升海瑞为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总督粮储、提督军务,巡抚应天。这是一个重要的官职,海瑞上任之后,将他那套不近人情的执政理念落到实处,其中最主要的是退田,直指江南第一大地主徐阶。水泼不进的江浙士族被海瑞狠狠地打了一耳光,徐阶的弟弟被逮捕,部分田产被退还,高拱也官复原职。

从以上两件事来看,海瑞先是成为徐阶对付高拱的利器,之后又成为隆庆皇帝对付徐阶的利器。尽管海瑞从官数十载,但是性格和处事方式过于刚猛,容易被人找到利用的方法。这时候,海瑞就如同一个不知什么时候会爆炸的定时炸弹,就算你是提拔他的恩人,他也可能会炸到你,这样的海瑞,张居正敢放心用吗?

2.海瑞和张居正的执政理念不合

海瑞那道闻名天下的《治安疏》,不仅骂了嘉靖皇帝,还提出自己对革除弊端的建议,“复屯盐本色以裕边储”,翻译成白话文就是“屯田、运盐应该恢复征收实物,来充实边防军队的储备”。海瑞的这种执政理念恰好与一条鞭法的核心相冲突,张居正能用他吗?

隆庆六年,张居正把高拱放倒之后,海瑞给张居正写了一封书信,委婉地表达了自己想要为国效力的意思,可是却张居正一口回绝。内容为:三尺之法不行于吴久矣。公骤而矫以绳墨,宜其不堪也,讹言沸腾,听者惶惑。仆谬忝钧轴,得参与庙堂之末议,而不能为朝廷奖奉法之臣,催浮淫之议,有深愧焉。

两人虽然都痛恨贪官污吏,反对士绅兼并土地,可是在做事方式上面差异太大,这也是人的性格决定的。海瑞是一位好人,却不是一个好官,因此,终张居正一生,都没有重用海瑞。

由网友 清水空流 提供的答案:

我是张居正也不用海瑞。海瑞只能当招牌,不能用,用一人,而得罪整个官场,何人会做?所谓中看不中吃就是海瑞这样的人。德行,操守都具备,唯独缺乏办事的能力和手段,海瑞可以当“牌位“供着。但绝对不可以处理地方,执掌国事。

首先就是执政理念不和,张居正务实,海瑞务虚。 海瑞是自我约束。但其他并没有出色的“政绩“。也没有杨继盛、沈涟和弹劾严嵩,弹劾严党官员的行为。也就是说,海瑞没有“政治错误”,对嘉靖的攻击也仅限于个人爱好与陋习。海瑞只是清廉,其他没有任何作用。海瑞不适宜做官。

海瑞性格太刚直,不能和光同尘,不会阿谀奉承,不能同流合污,而且完全会被人当枪使。当初,殷茂卿是个人人都知道大贪污犯,但张居正依旧重用殷茂卿平定两广。这叫会用人,用其长处,回避其短处。而海瑞呢,出于道德操守可肯定不会用这样的人。而海瑞在位期间之所以高升,是因为他的清廉。竟被贪官跑官连升数级,也不知是他的幸运,还是时代的悲哀。海瑞不能主政一方是张居正处于现实的考量。

当然,张居正是真有能力和水平,是大政治家,但缺乏容人之量,他自认为无法控制海瑞,一个连皇帝都敢骂的人,张居正能对他如何?只能高高挂起。张居正用人是用干吏,能吏。而不用清流。在张居正看来,清流就会动嘴,其他真的啥也不回我。别人做事这些清流指手画脚实在是讨厌的很。后世清流官员基本上都是敬而远之。

如果说,张居正阻碍了海瑞的“政治进步“但张居正死后,海瑞虽然高升。但依旧无法主政,更别提入阁了。封建王朝任何朝代都不会重用海瑞这种人。一个时代必须按一个时代“规矩“办事。除开道德操守层面,海瑞对于政务的处理实际上没有太高明的水平。

海瑞是清官也是好官,但有的清官不适合做事,是不能参与实际权力运作的。他们只能当“牌坊“适于当样板。用来学习其精神。清官只是封建官场的遮羞布,即便张居正不用,那嘉靖呢?可见在嘉靖眼里海瑞不堪大用。从政治,现实各个角度来说,张居正反对重用海瑞是正确的。

我是清水空流,历史的守望者。期待你的关注和点评。

由网友 诗雨花魂 提供的答案:

首先,张居正不用海瑞,完全是因为他不符合张居正的用人标准。张居正的用人标准,概括起来,八个字:重用循吏,慎用清流。所谓“循吏”,就是那种少说话,多做事,且能因势利导,灵活变通的干才型官员;而“清流”则是那种说得多、做得少、满脑子道德教化且不知变通的人。不好意思,在张宰辅的眼里,海瑞恰恰是那种满脑子教化且一根筋的“清流”。一旦任用了海瑞这样的“清流”,张居正就难免有这样的担心:这个连皇帝都不怕的倔老头,一旦进了权力中枢,势必动辄以道德的标准对政治进行“一根筋”的评判,一旦触到他海瑞的道德底线,便对我张居正推行的万历新政进行道德绑架,大加鞭笞,闹得朝野震动,不可收拾。加之海瑞这人在舆论中的号召力,堪称意见领袖,往往站在道德的高度振臂一挥,天下自命清高之士,应者云集。这样一来,我张居正的变法革新,就将阻力重重了。

其次,即便海瑞不掣肘张居正的变革,海瑞也难入张居正的法眼。海瑞是个好官不假,但他也仅仅是个有着一个好名声的清官而已,海瑞不是干才,海瑞在政治上的能力平庸,根本挑不起推行万历新政的重任。纵观海瑞的一生,当年明月在《明朝那些事儿》里有比较精准的概述:你是个好人,却并无用处。其实,海瑞从来就没有被人重用过,高拱,张居正,甚至万历,都瞧不上他,他不是干才,这一点尽人皆知,他很多时候,只适合充当别人玩弄政治的工具和名面。对于万民景仰的海瑞,这样的评价有些悲凉,然而,这却是事实。

声明:本网内容收集自互联网,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
猜你喜欢
北京快3